最红唐僧和他背后“坐拥一条街”的女首富

0 Comments

大家发现,唐僧也开始直播带货了,西装革履加白手套,再加上中国紫檀博物馆副馆长的头衔,卖起了自家的产品,有化妆品也有手串佛珠。

当然了,直播间里面肯定是那一套,“为家人们谋福利,所以价格被打下来了”。

一款佛珠,用料是“种植了200年的黄花梨木”,原价需要5万块,现在只要4800块,一串珠子净亏4.2万。

4800块有人还嫌贵,于是,迟重瑞又讲了一个故事:此前有一位明星看上了自己手里的这串佛珠,一口价开价500万,结果他没卖。

迟重瑞自然不是真唐僧,但是演的唐僧还是能引发集体回忆的,毕竟《西游记》是真经典。

最近,有一部网络大电影上映,西游记题材,主打时隔36多年唐僧再演唐僧,69岁的迟重瑞占了海报C位,妥妥的一番男主位。

结果上映再看,他只是客串,出场没几分钟,特效差、剧情差,一部经典的大烂片,但是靠着“唐僧”宣发,分账票房硬生生成为几部同类电影中最高的一部。

但是,对于迟重瑞来讲,用“唐僧情怀”做“诈骗剧”的嫁衣,自己的口碑也连带着。

缺钱?按说不应该,毕竟,唐僧背后的女人,不是女儿国国王,而是昔日女首富陈丽华,名噪一时的房地产大亨。

她家族是满洲正黄旗,老姓叶赫那拉,出过慈禧太后这样的人物,到她这里已经是第八代传人,可惜她生不逢时,1941年出生时,大清早亡了,虽然生在颐和园,但乱世中仍不免贫困。

高中辍学后,陈丽华靠缝纫店糊口,18岁就有了第一个孩子,为了养家糊口,自然得更辛苦地赚钱养家,她从缝纫转向了家具修理。

后来,她听说北京某家具厂有一些遗留下来的古董家具,虽然落魄了,但祖上曾阔过,她知道这样的古董家具有多值钱,更何况她家里还有曾幸免于难的紫檀家具。

于是,她托关系,用低价买到了一批“无主家具”,然后再转手,为自己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80年代末,陈丽华移居香港创办了富华集团,投身了房地产业,那时,关于香港的中英谈判已经开始了,不少港商移民,这给了陈丽华机会,她借机屯了一批土地。

低迷过后的兴旺,让陈丽华再次赚翻了,等到陈丽华再次回到北京,她已经是知名房地产商了。

起初二人也不甚般配,那时陈丽华47岁,迟重瑞36岁,两人有11岁的年龄差,“姐弟恋”还不流行的时候,压力不小;陈丽华是二婚还带3个孩子,而迟重瑞是头婚,正是事业的高峰期,《西游记》全集播出,唐僧正是当红的时候,粉丝还不少。

坊间的说法是,陈丽华吃到了唐僧肉,而迟重瑞属于是“嫁入豪门”,如果放在言情小说里,那就是现实版的《霸道女总裁和她的小娇夫》。

陈丽华在回京后,就拿到了东长安街10号的一块球场地块,陈丽华准备盖成长安大厦,甚至让已经在深圳成为公务员的大儿子辞职,跟着她一起来做。

这个地块离很近,很多人觊觎但又不敢轻易下手,因为北京马上要举办亚运会,项目一直搁置,风险还是很大的,但是陈丽华比较坚持。

1992年,长安大厦破土动工,但是施工只能在夜里,陈丽华也咬牙做下来了。

那时,时代的主旋律是改革开放、招商引资,而身处京港两地,自然人脉丰富,陈丽华把大厦的6层楼做成了顶级会所,取名长安俱乐部,装修华丽,会员也都是京港的重量级人物,包括李嘉诚、等港商大佬。

当然,入会费也不菲,个人会籍1.6万美元,公司会籍1.8万美元,还有每年数千美元的年费,起初只接受企业一把手入会,后来各类富豪崛起,门槛也逐渐放宽,而长安俱乐部也很能赚,从连年纳税先进,就可见一斑。

当然,长安大厦只是开了个头,陈丽华旗下的核心资产,还真的都在京城核心区。

1996年开始做的丽苑公寓项目,在金鱼胡同,紧邻王府井,另一豪宅项目长安太和,则毗邻东单,不过,要说大,还得是金宝街。

1998年,京港洽谈会在香港召开,北京带着项目南下香港招商,而在这次的招商会上,陈丽华的富华集团拿下了金宝街项目。

这个项目是为了拓展王府井商圈,并实现东城区的旧城改造,既是商业项目,又是地产项目,而这个项目的难题是拆迁,争议就来了。

这一片很多都是老四合院,住房条件差的,很痛快就拆了,但也有故土难离,不愿意拆的,后来还是出现了强拆的事情。

当然更加反对的还有文物专家,因为这里曾是元大都的规划遗留,还有一些文史学家也反对,把胡同拆了意味着历史文化的失落。

但反对没用。最终,金宝街还是进入了富华集团的麾下,在这条730米的街上,富华集团开发了丽晶、丽亭、励骏、鑫海锦江四个豪华酒店,金宝大厦、华丽大厦、东城区行政服务中心等甲写,另外还有北京会所、金宝汇、酒店公寓等多个商业物业。

开发的早又相对高端,金宝街的招商非富即贵,法拉利进驻后,劳斯莱斯、玛莎拉蒂、兰博基尼也来了,宝诗龙来了后,宝格丽、GUCCI也来了,酒店管理也是万豪、凯悦这样的一线品牌。

即便已经20多年过去了,金宝街仍有开发的余地,今年8月份,金宝街3号地还公示了一个3231.26㎡的四合院项目,而且全部为商品住宅。

如果按周边四合院15万的单价来计算,单个项目就接近2.5亿,而富华集团在金宝街项目的地价成本肯定远低于其他,所以仅2套四合院就收入不菲。

金宝街的成功,大大增加了陈丽华的财富值,从2011年开始,她开始频繁出现与各大富豪榜。

其实在财富和权势之外,陈丽华对于紫檀更感兴趣,1999年,她拿出2亿建造了一座紫檀博物馆,迟重瑞是博物馆的副馆长,夫妻俩一起做大做强紫檀文化。

要说爱,她也是真爱,为了找原材料,曾去印度丛林里面去寻,为了作品,去故宫找作品仿制,还用紫檀和阴沉木,1:10的比例复刻了北京城的城门。

这个时候,陈丽华已经把紫檀做主业了,“做点事儿”“留给国家”时刻挂在嘴边。

相传,在2018年,77岁的董事长陈丽华曾立下遗嘱,做过财产分配,3个孩子平分300亿,剩下的大部分财产留给“迟先生”。

不过,还有一种说法是,迟重瑞为了他和“董事长”之间的感情不变质,也力破当年的“软饭男”标签,已经拒绝了陈丽华的遗产承诺。

但凡涉及财产分配,必是一地鸡毛。比如,她的老朋友家因为遗产已经反目了,李嘉诚家也开始重新讨论财产分配了。

对于迟先生来讲,不论财产是拒是留,直播的话术还是修改下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